缅甸皇家国际官网

一位资深编辑的日常

  这就是那个我们之前认识却不熟悉的马姐,一个不计付出从不抱怨的人,在节假日阖家欢聚时,在别人深夜熟睡时无数次地往返于印厂和家,这一条条或拥堵或黑暗的遥远路途上,这样一个可爱可敬的资深编辑。
——报刊编辑部 马萱
  如果说所有职能部门是作为公司冲锋在前的业务部门的服务团队的存在,那么报刊编辑部每项工作都在考虑如何将服务做到最佳;如果说新闻中心每个人都在努力将幕后工作做到最好,那么马姐就是我们幕后工作者的坚强后盾。
  我们口中的马姐,就是报刊编辑部资深编辑马萱,是从部门创立之初便加入,目前为止工作最久的员工。马姐平时主要负责《中设通讯》、《中设老龄园地》、《中国海航》三份委托类报纸的编排工作,以及五份报纸的日常送印、发行工作。即便了解她的这些日常工作任务,但同处一个部门三年之久的我对马姐还是知之甚少。这多半是因为她的默默。她的工作内容决定了她的默默,送印往往要在工作日的夜晚或周末去印厂完成;她的性格也注定了她的默默,会上或私下从未听过她一句工作的困难和埋怨,加班到凌晨也没有一次张扬。
  为了完成本次对马姐的采写任务,深入了解马姐的工作环境和具体内容,我硬着头皮去找马姐带我去实地“考察”一下那个我从未涉足的地方——印厂。
  某个普通工作日一大早,刚到公司工位上的屁股还没坐稳,马姐喊我:
  “郭儿,咱现在出发。”
  “现在就去?这么早?”
  马姐点点头,带着一脸狐疑的我走出公司。
  “我们今天的任务是从南六环的印厂取了包装报纸的信封送到东五环的印厂,”刚上路马姐就介绍当天的行程安排,“东边的印厂是我们刚刚考察好,一起合作的新地方,看来我们今天要把整个北京六环走大半圈了。”
  这个事情之前听领导说过,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的印刷工作仅与一个印厂合作,随着公司业务发展以及对印刷质量要求的提高,为防止一个印厂出现突发情况耽误工作,马姐经过多方考察,最终筛选了一个设备更先进完善,更易沟通协作的新印厂。
  “北京这交通,我的天,我们从北到南,从南到东,再从东回北,会不会堵死......”想想大朝阳的路况,我一时忧虑重重。
  “这也是没有办法,集团报纸过几天就要送印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我们需要先把信封送到新印厂,以备不时之需。”马姐很淡然。
  驱车许久,我们来到了略显荒芜的丰台区某印厂。
  “这印厂是不允许开在城里面么?”我看着窄窄的单行道两边茂密的树林,想象着马姐一个人经常夜晚出入感觉有些瘆人。
  “是啊,之前这个印厂在西三环,可是政府让往出迁,他们搬家到西南五环,刚待了几个月租的厂房被规划要拆迁,只好搬到南六环这里。”马姐如数家珍。
  在激荡着尘土的城乡结合部,马姐和印厂的工作人员熟识地交谈后,开始安排信封的搬运和装车工作。结束后我们没有片刻停留,导航新印厂继续前行,那时已是中午十一点半左右。
  “今天的路况已经算很不错的了,还是应该早些出来。”马姐应该是看出了我早上的疑问。
  “确实没有太堵车,可是这也真的太远了。北五环六环什么的没有印厂么?我们每次基本上都是晚上六七点通知您报纸送印,真不敢想象您在路上会堵多长时间。”换个角度,马姐工作的不易如感同身受。
  “没办法,北六环是很近,但是厂房租金太贵,所以印刷费用也高,这也算是尽力找离公司近一些的印厂了。”
  马姐的“近一些”也是让人止不住咂舌。东北方向三十多公里后,我们到达第二家印厂。草草吃过便饭,我们急奔着印厂车间找对接的人。趁着马姐和印厂工作人员聊合同详情的时候,我参观了印刷车间,偌大的厂房满满的都是大得吓人的现代化印刷设备,我一边赞叹着,一边用手机记录着机器工作的画面。新印厂的设备果然是很先进,印刷效率也大大提升。
  记得前不久,报刊编辑部临时接到紧急任务,AAG车展上要摆放公司2018年展会计划宣传页,大家马不停蹄,征集了展会信息后,几位编辑和美编加班加点进行编排和校对。工作结束后大家松了一口气离开办公室,当天晚上近十二点。马姐接过接力棒,工作刚刚开始。
  “当时我快十二点从家出发,到东六环才用了不到一个小时,那个时间路上没有车,速度快得很。”马姐回忆起那天晚上并非用抱怨的语气,竟是满满的轻松与幸运。
  “那么晚了,您自己来印厂吗?”想想一个女人在半夜孤身前往六环以外的人烟稀少的城乡结合部,不由得感觉后怕。
  “对啊,就我自己,不怕,都习惯了。”马姐笑着说。
  也确实是实情,报纸的工作流程除了送印和发行,其他部分我是了解的。报刊编辑部的工作具有一定特殊性,正确率和时效性就是我们的生命线。在新闻事件发生前,我们会得到信息进行预判,可是每次也都会有突发情况。很多工作我们可以提前安排,可是大部分的采写工作是一定要在新闻事件发生之后的,这就决定了我们每项任务的工作时间非常紧迫,刻不容缓。每份报纸都会在规定期限内进行送印,而同时为了保证正确率,每一位编辑和美编也都是谨小慎微地将内容格式校对到送印当天下班之后,八九点也是再正常不过的情况。这就决定了负责送印的马姐的工作时间会非常晚并且没有规律,任何时间只要有送印的安排,马姐就需要第一时间带着电子版亲自送到印厂,打样之后在印厂现场校对最后一遍,签字后印厂才开始印刷工作,这也是印厂的必经流程。校对样品无误后看着印刷工作井然有序开展,马姐才能从印厂出发回家。
  或许,这样的工作可以做一年两年,但十几年如一日,没有丝毫懈怠,没有一句怨言,这恐怕是很多人都难以做到的。
  这就是那个我们之前认识却不熟悉的马姐,一个不计付出从不抱怨的人,在节假日阖家欢聚时,在别人深夜熟睡时无数次地往返于印厂到家,这一条条或拥堵或黑暗的遥远路途上,这样一个可爱可敬的资深编辑。
郭未璇/文

京ICP备17015964号 版权所有:缅甸皇家国际官网 Copyright © 2005-2017 SINOMACHI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